(散文)我和母亲

我和母亲

文/袁震  (枣强)

光阴荏苒,转眼间已近不惑之年,回忆起与母亲的点点滴滴,浓浓的暖意涌上心头…… 幼年时的我生活在单纯的时代,我清楚的记得那时家门口的东面是一片广阔的田野,田野里长满了小草和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对了,还有几棵大柳树,树干真得很粗,自己双手都抱不过来。我和邻居小伙伴们就喜欢在田野里疯跑玩耍,直到天晚了才在父母们声声不断的呼喊声中怏怏地回家。

下小雨了,地里会长出很多小白蘑菇,而自己也会一如既往地去采蘑菇,慈爱的母亲在临行前给我戴好草帽,提醒我早点回来,不要在外面呆的太晚。小小的我嘴里唯唯诺诺,心里却像鸽子一样早已飞到了田野上。

田野里蘑菇很小也很多,我不一会儿就采了一袋子,回到家也照例把身上弄得湿漉漉的。虽然母亲有些嗔怪,但是自己心里却为实现了小小的心愿而暗自高兴,那就是又可以吃到母亲做的蘑菇鸡蛋汤了。母亲嘱咐我把田野里采来的蘑菇摘洗干净,然后说一声:“辛苦了,小家伙,下一步就等着吃饭吧”,这时的我心里就感觉美滋滋的。

晚饭是自己喜欢的蘑菇鸡蛋汤,而且还会再吃一大碗米饭,这也是幼年的我最幸福的事了。幼年的懵懂留给我的是幸福,是快乐,是最淳朴的自然,更是对母亲最温馨的回忆。

现在回想起来,正是母亲的悉心关怀才带来了我的健康成长。我七岁开始上学,学前班当时叫半年级。记得上学以后,母亲从没有在学习上要求我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她只是鼓励我要好好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没有严格督促我必须做这做那,也许这种宽松的教育方法让我选择了最为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

记忆里唯一一次母亲严厉地对我还是刚上学的时候,晚饭前母亲问我“黑板擦”的“擦”字怎么写?当时的我憋了半天,想了一会还是不会写。母亲生气了:“学了半天,怎么还是不会写?”当时只记得自己脸憋得通红,跑到邻居家偷偷地哭了起来。而这也是母亲唯一一次生气的经历。从那以后,心里要强的我在学习上也再没让母亲费过心,从八岁上一年级一直到初中毕业都是班上的尖子生,初中毕业以镇中学初三全年级第11名的成绩顺利地考入了枣强中学。也许一次的不努力反而能够催促自己在以后所有要努力的关头再努力一点,而每次不愿努力、想要在困难面前放弃努力的时候,心里总会想起母亲,鼓励自己不要怕、不要放弃、再坚强一些。

上了高中以后,学业更加紧张。因为住校,我和母亲见面也变成了每月一次,而后来父母带着我年幼的妹妹去石家庄辛集市打工,所以见面的机会愈加少了起来。记得一次放假坐火车去辛集见父母,只有短短的一天半,要回学校的时候,父亲送我去火车站,母亲没有送我出门,她坐在床头,脸别过去不让我看到,妹妹告诉我母亲在偷偷地哭泣。听到这句话,一瞬间难过的心绪再次笼罩心头,眼泪止不住婆娑娑地落下。儿行千里母担忧,母亲想念自己的孩子而不想让这种难过带给孩子影响他的学习。在母亲面前要坚强啊!不要让她更难过!

等到上了大学,与母亲更是聚少离多。河北大学毕业以后,本着“父母在、不远行”的想法,我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枣强县,进入了县委党校工作。光阴似箭,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特别是成家以后生活渐渐得好起来了,父亲退休以后时间也变得宽松了,我与父母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母亲渐渐的老了、头发渐渐的白了。每次打电话问她她总会说:家里没事,不用担心,安心上班,不要耽误工作。放下电话,回想起母亲朴实无华的话语心内总会感慨万千,心里想着不知道还有多长的时间来陪伴她,常回家看看,能多陪就多陪她一会儿,多尽一下作为儿子的孝心才是最需要做的啊!

母亲啊,您在我心里总是让人牵挂!

母亲啊,愿您更加健康长寿!

母亲啊,我最爱的母亲!


记者:王宇

编辑:杨瑞仙

审核:张旭    赵勃阳

监制:戴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