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散文)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文/王文军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听到这首优美而熟悉的旋律,我想起了妈妈给我讲的好多过去的事情。 妈妈今年72岁,和共和国同龄,她也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不知多少次,她都非常深有感触地对我说,“啥时候都不要忘记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是党带领人民彻底得到了解放”。

妈妈有一个从小很疼爱她的奶奶,她从奶奶那里知道了太多太多旧社会的辛酸。妈妈从小不怕苦不怕累,最怕家人生病,落后的医疗条件使家人生病得不到有效的医治,大人有病地里的活儿干不了,没收入,没收入就更没钱看病。如果那时候医疗条件好,妈妈也就不会有那么苦难的童年。 妈妈说,旧社会医疗条件真落后啊!那时候的贫穷,和解放前医疗条件的落后也有着很大的关系。落后的医疗条件,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孩子,再加上男尊女卑的老封建,更是不知道害死了多少妇女。

那时候,生天花、生疹子,甚至闹肚子都会死人。家里出现夭折的孩子司空见惯。一个和妈妈同村同辈份的人,比妈妈长几岁,本来是他家里的第14个孩子,结果因为夭折的孩子太多,竟然变成了排行第四。好多孩子生疹子生不出来,高烧不退。小孩子小又不会说话,甚至好多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发病到死亡,有时就是几天时间而已,得了小病也看不好。妈妈曾经也有哥哥姐姐,也非常不幸夭折了。那时候,村里也没医生,医药更是奇缺。有时镰刀割破了手,情急之下只能用土来止血。妈妈说,她有个叔叔赶着牛车走到街上,日本鬼子在村里扔下了炮弹,人和牛都被炸伤,鲜血不止,一个好心人借给了二升白面,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血,所幸人和牛都保住了性命,可是她叔叔的后背上也留下了碗口大的伤疤。

妈妈说,现在的孩子可是掉到蜜罐里了,即使早产也能健健康康的生活的很好。各种疫苗把解放前那些流行的甚至不流行的传染病都彻底杜绝了。不但有专业的医护人员负责按时提醒接种,并且疫苗都是免费的。甚至有的孩子得了比较严重的疾病,都能治好。时代不同了,现在孩子不叫孩子,都叫宝宝了,再也不用为了图孩子长命给孩子起叫啥阿猫阿狗“狗蛋”之类的名字了。

妈妈说,旧社会封建制度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尤其是女人。她们族人中有一个姑姑,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妈妈说,那位姑姑勤劳能干,聪明善良,性格正直刚烈,长相漂亮,身体也很好。嫁到了外村一个大富农家庭,遇见的丈夫品性暴劣,经常受到打骂虐待,(那个年代,还不能离婚,离了婚几乎会被全社会人耻笑。)时间不长就气得脖子里长了个疙瘩。(现在想想,可能是甲状腺出了问题)从那一病就再也没有好起来,年纪轻轻就去世了。与其说是因为生病没有好起来去世,倒不如说是被封建社会活活害死的!那时幼年的妈妈,已经有了清晰的记忆,事隔多年,妈妈说起来仍然气愤不已。妈妈说她奶奶告诉她,还有一些妇女不堪受婆家欺辱虐待,有寻短见上吊死了的。那个年代,妇女从三岁就要开始裹脚,大家都知道,脚上穴位很多,所以那个年代因为裹脚引发的疾病也多了。只是那时医疗条件太落后,得了病也得不到正确的诊断和医治,即便幸运地活了下来,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旧时代,也尝尽了人间辛苦。幼时经历裹脚之苦痛,成年之后还要经历分娩之痛苦。旧社会女人分娩无异于闯鬼门关。因为难产性命不保的例子屡见不鲜,妇女养月子也不被人照顾,更没有营养品。嫁到富家,婆婆十个有九个恶。舀给两碗生白面不管了。生产日子不多,就得干各种各样繁重的家务活,得了月子病,本来就医疗条件落后不好医治,再不及时医治,久而久之,小病拖成大病,最后也就死了。好多妇女儿童都成了那个旧时代的牺牲品。旧社会老封建真害人啊! 听妈妈讲了这些过去的事情,我觉得更加深刻的认识到鲁迅当时为什么选择学医,又为什么会弃医从文。旧社会给人民带来的痛苦,罄竹难书! 感谢毛主席,感谢党,解放了妇女,让女人不再缠足,让妇女学文化,让妇女真正的顶起了半边天。

妈妈说,现在可真是赶上好时代了,党的政策真是越来越好了,现在每年都有专业的医生上家门口来给体检,还都免费,体检出小毛病来,没等发作就能及时防治好了。和那个旧时代比,真是天壤之别呀!外国控制不好的新冠肺炎,在党的领导下,也能非常有效的防控好,有国家做坚强的后盾,老百姓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经常教孩子们唱的一首歌,“从小爷爷对我说,吃水不忘挖井人,从小妈妈教我唱,唱支山歌给党听,长大以后才明白,没有共产党哪有新中国!……”党成立100周年了,这变化可真是天翻地覆啊。经历了多少共产党人的努力,才换来了100年的巨变,才迎来了祖国的今天,历史将会铭记,党的恩情,人民怎么会忘记?


记者:王宇

编辑:李凤智

审核:张旭 赵勃阳

监制:戴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