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医生 诊疗国宝

    让千年织物重现风采,为残损器物恢复原貌,给古老遗址找回往昔光华……文物修复师们秉持着专业与耐心,守护着一件件珍贵的文物。修复文物的过程,不仅是在延长文物的生命,更是在与历史对话。

  白大褂、口罩、手套……中国丝绸博物馆的修复馆工作室里,全副武装的纺织品修复师像在做手术。

  “有时自己也觉得像医生,只不过患者都是古老的纺织文物。”中国丝绸博物馆技术部副主任、修复师主管王淑娟说。

  每件文物都得量身定制修复方案

  修复纺织品需要高超技艺。以出土的丝织品为例,由于大多经历了腐烂、霉变、脆化,稍一触碰就易变成碎片。消毒、除尘清洁、平整……王淑娟说,团队秉持“科学诊断、精准治疗”的理念,修复前有大量的准备工作。

  “就像治病前要先确诊,文物修复前的分析研究环节必不可少。”王淑娟介绍,每件文物都得量身定制修复方案。

  修复紫褐色罗印金彩绘花边单衣的过程,让王淑娟印象深刻。这件单衣出土于南宋黄昇墓,“太脆了,修复起来特别难。”她和团队成员花了不少心思,在下方垫一块背衬,上面盖一层绉丝纱,将单衣夹在两者中间。王淑娟介绍,这块绉丝纱由团队自主研发而成,十分轻薄,透光度极好。团队还研发了丝蛋白加固喷雾,物理、化学两种方式双管齐下。

  在广东省广州市南越王宫博物馆,文物保护员陈思宇小心翼翼地绕过脚下的文物,缓慢地挪动到一个监测点。南越王宫博物馆文保部副主任方晓琪介绍,南越国曲流石渠、南汉二号宫殿、古代水井遗址在展示时,空气中存在粉尘污染,地下水上升会带来可溶盐侵害。因此,文保人员需要用专业设备对遗址进行24小时不间断监测,收集遗址湿度、地下水位、电导率等相关信息。

  陈思宇介绍,文物保护工作主要有两部分,一个是日常维护,另一个是遗址本体保护。日常维护好比给文物做“保养”,遗址本体保护是“治病”。除了数据采集,清洁补水、防尘除霉、微生物处理、脱盐处理等都是文保员的日常工作。闭馆后,当游客离开,陈思宇就会戴上口罩,提上药剂瓶,用杀菌防霉剂、杀藻剂等药物开始“治疗”,清除遗址本体的病害,保持整体“健康”。